哈啰App活跃用户规模跃升至出行APP第一

来源:电商报Pro | 编辑: 界小娟 2022-11-01 15:39

  哈啰日活跃用户数量,跃居出行APP第一

  在出行APP中,谁的活跃用户最多?答案是哈啰。

  近日,移动大数据服务商极光大数据发布《2022年Q3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》显示,哈啰App活跃用户规模跃升至行业首位,其三季度App季均日活跃用户数量突破千万,达到1000.7万。

图源:极光大数据

  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季度均值登顶行业第一外,在今年国庆前夕,哈啰APP的日活用户数量峰值已经达到了1500万人。

  这个数据一出,惊掉了不少人的下巴。

  哈啰活跃用户规模登顶行业第一,这意味着中国出行市场近十年来首次易主。细数神州专车、Uber中国,乃至高德、美团打车,他们的集体目标,被哈啰率先完成了。

  在暴涨的活跃用户数量背后,是哈啰近两年对各项新业务的积极拓展。因为哈啰不希望做一个只能骑车的App,而是本地生活平台。

  2021年,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在采访中提及,目前哈啰所有业务布局可以概括为,“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想着田里的。”

  其中,共享出行和顺风车这类已经可以稳定运行,是平台的基本盘,被他归为“碗里的业务”,而哈啰正在拓展的智能电动车,以及吃喝团购等本地生活业务,则是在基本盘的基础上,生发出的全新尝试与畅想。

  而在整个过程中,不由得勾起大家的疑惑:为什么一个共享单车平台,要做这么多副业?

  原因很简单,从营收的角度看,本地生活等各类新业务可以给哈啰带来更高的增长天花板,从行业探索的角度看,转型本地生活都给哈啰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具体来说,在九月底到十月初的哈啰假日狂欢节中,哈啰App日活以超40%的增速突破1500万大关,平台GTV也实现了超2亿。其中,新业务实现前9个月在集团整体业务中的收入占比首次超过共享单车。

  作为对比,在此前的哈啰招股书中显示,哈啰的共享两轮车业务,2018亏损22亿元,2019年亏损15亿元,2020年亏损11.3亿元。

  所以无论是为了讲出更多新故事,还是带来更多实际营收,哈啰转型本地生活都已经初见成效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本地生活的探索中,哈啰还不停入局实体门店。最新消息显示,哈啰电动车首家全生态体系店将于11月初在上海正式营业,该门店涵盖“小哈修车”“小哈换电”等多项特色服务,将为市民带来全新两轮电动车的购买、服务体验。

图源:上海静安

  综合来看,日活用户数量登顶出行服务行业第一,只是哈啰的第一步。

多元化布局的哈啰,还在无边界扩张

  如果要给现在的哈啰下一个定义的话,那就是“美团学徒”。

  在转型本地生活之后,哈啰并没有停下扩张的脚步,反而朝着美团创始人王兴口中的“无界扩张”路线努力向前。

  在过往的印象中,哈啰的主营业务是共享单车,事实上除了共享单车之外,哈啰所涉及的业务越来越多。

  打开哈啰APP我们会发现,除了共享单车,哈啰的业务已经囊括了打车、顺风车、火车票销售、酒店民宿、租车、速递、加油、贷款、保险、电动车换电、手机充值、相亲、电商、景点门票、信用卡、宠物社交、游戏中心等一系列版块。

  这些繁杂的业务被哈啰大致分为两类,出行和生活。其中,关于出行的业务拓展我们都可以理解,与哈啰的两轮、四轮业务产生联动。

  而细心的用户可以发现,除了这些与哈啰主营业务关联较强的探索之外,在哈啰APP上还可以看到图文、短视频、陌生人交友等功能。

  具体来说,陌生人交友指的是哈啰主页中的“脱单”功能,在其中填写个人信息、交友意愿,并上传本人照片等便可使用服务。

  更有趣的是,在哈啰APP一级入口的“逛逛”功能,在这个类似于内容社区的双列单元中,有很多用户在分享最近的身边事,内容主题包括出行PK、钓鱼、打工日常、吃喝玩乐等多个领域。而在哈啰的“逛逛”中,不仅有传统图文分享,还有诸多用户自发生产的短视频内容。

  据悉,内容社区“逛逛”是哈啰此前推出的新功能,旨在将平台从狭义的出行拓展到到广泛的生活服务生态、 实际上目前这个内容社区的热度并不高,比如排列在用户首页的精选内容,点赞量一般在30-100个左右。

  从大出行到本地生活,在到图文内容社区乃至陌生人交友,这些功能集合在哈啰APP上,总给人带来一种“四不像”的感觉。

  实际上,如果单论用户数量的话,哈啰与美团差距并不大。去年哈啰宣布平台注册用户数达到 5.3 亿,而美团去年年底的交易用户总数为 6.9 亿。

  还在无边界扩张的哈啰的确给平台带来了更多活跃用户,可如果只是缺乏核心路线的肆意扩张,也不由得让人对哈啰的真实竞争力,产生一丝疑问。

硝烟四起的行业中,哈啰拿什么竞争

  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,出行业务和本地生活业务,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,在这片土地上,硝烟从未彻底散开过。

  以目前哈啰所处的大出行为例,今年以来,先后有华为打车、腾讯出行等选手入局,高德聚合打车、美团打车等业内选手也加强了投放力度。

  以华为打车为例,从今年9月份正式上线开始,就已经聚合首汽约车、神州专车、T3出行和阳光出行等服务商,覆盖全国近100个城市。

  哈啰正在转型入局的本地生活领域,更是迎来了抖音、快手、京东等巨头的加入。更不用提哈啰目前正在做的二轮电动车生意,将直接与传统电动车厂商开启实体店铺的竞争。

  群雄环伺之下,哈啰要依靠什么来竞争呢?

  目前来看,哈啰表现出的竞争优势主要有二,其一,资金;其二,资源整合。

  细数哈啰的融资旅程,在2021年11月获得蚂蚁和阿里巴巴战略融资2.8亿美元之前,它已经完成了G轮融资,初步估算,其总融资金额超过350亿人民币,仅2021年融资便超过5亿美金。

  此前,哈啰的IPO招股书显示,2018亏损22亿元,2019年亏损15亿元,2020年亏损11.3亿元,简单推算一下,目前哈啰账上应该还有一部分资金留底。想要在万亿级的本地生活市场翻云覆雨的话,这笔钱绝对不够。

  但以目前的哈啰体量来看,在本地生活的细分领域中,如果哈啰精确找准业务切入点,很有可能把这部分资金的力量发挥出来。

  其次是背靠阿里巴巴集团,使得哈啰在相关业务上,拥有更多兄弟姐妹。

  以支付宝为例,支付宝诞生的那一天开始,就一直试图把自己变成一个本地生活的集大成者,为此阿里曾把口碑、饿了么、高德、飞猪、菜鸟、哈啰等等业务都整合在里面,为支付宝凑齐了本地生活的各项服务。

  客观来说,在众多业务背后,是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强势布局,对于哈啰来说,多方面的资源代表着在本地生活领域的绝佳潜力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图、饿了么、蜂鸟即配等平台也在承载更多本地服务,甚至借助外卖履约能力,入局即时零售行业。对于哈啰来说,想从集团内整合资源,面临的难题也绝对不少。

  总的来看,目前多元化探索的哈啰,还处于无边界扩张的地步。无论是短视频社区还是社交功能,哈啰都在尝试入局。从用户的角度来看,这些功能多样有趣,却显得有些繁杂。哈啰还未彻底定型,那篇独属于哈啰的本地生活故事,还没有完成。

  而在多元化的探索中,这些业务已经给平台带来了更多活跃用户和市场声量,也让我们看到了哈啰身上的潜力。

  就像哈啰高管说的那样,“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想着田里的”,哈啰的未来充满可能,也不缺乏挑战。

相关阅读

每日精选